南懷瑾:誠實才是人人所喜歡的

  子曰:人之生也直,罔之生也幸而免。

  這是講到質與文以后,孔子說,人生來的天性,原是直道而行,是率直的。說到這里就很妙了,人喜歡講直,站在心理學的觀點來看,一個盡管很壞的人,但也喜歡他的朋友很老實,不但老實人喜歡老實人,連壞人也喜歡老實人,從這里就可以體會到,人應該作哪一種人才對。人都喜歡別人直——誠實,即使他自己不誠實,至少對于老實人,肯上他當的,還是喜歡。從教育上看,任何一種教育,都是教孩子要誠實,不要撒謊,可是人做到了沒有?不可能。

  就我來說,十幾年前,我有一個孩子還小的時候,每逢晚上,來訪的朋友太多,簡直沒得休息,有時感到很煩,有一天實在疲勞,也知道有位先生一定會來訪,我就交代孩子:“我去樓上睡覺,有人來訪,說我不在。”結果這位客人來了,我孩子說:“我爸爸告訴我,他要睡覺,有客人來就說不在!”應該罵孩子嗎?不應該,我們要求他要誠實,他講得很誠實,他很對,不對的是我們。那么人到底應不應該率直?呆板的直,一味的直,會不會出毛病?這都是問題。所以人生處世的確很難,有時候作了一輩子人,自己越作越糊涂。但根據孔子的話,人生來很坦誠,很率直。試看每一個小孩都很誠懇,假定在幼稚園發現了一個會用心機的孩子,那這個孩子大成問題,不是當時身心有問題,就是將來長大了會成為問題人物,但絕大部分的小孩都不會用心機。不過人慢慢長大了,經驗慢慢多了,就“罔”了。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這個“罔”字做什么解釋呢?平常用到迷惘的惘,在旁邊多了一個豎心旁。罔字的意義,代表了虛偽、空洞。“罔之生也”,一個人虛虛假假地過一輩子。虛偽的人不會有好結果的,縱然有時會有些好際遇也是僥幸意外免去了禍患,并非必然。必然是不好的結局。這兩句話是說人天生是率直的,年齡越大,經驗越多就越近乎罔。以虛偽的手段處世覺得蠻好的,但是結果一定不會好,縱然好也是“幸而免”。可是“幸而免”是萬分之一的事,這種賭博性的行為,危險太大,是不劃算的。  

(責任編輯:賈漫華)
我要發言

便民信息

-->

熱點推薦

論壇熱帖

欧亚卖场经销商赚钱